数亿娱乐-原创 00后淘宝开店,专治当代年轻人的拖延症

数亿娱乐-原创            00后淘宝开店,专治当代年轻人的拖延症

原标题:00后淘宝开店,专治当代年轻人的拖延症

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

五四青年节来了,我们祝所有的商家伙伴节日快乐!创业者永远年轻!

今天,很多人在谈论“后浪”,谈论“不惑”,谈论“选择”。而我们要在这里致敬所有的商家伙伴,所有的创业者。最懂当代年轻人的,是你们。

面对当代年轻人中的拖延症“患者”,就有00后挺身而出,在淘宝上开出一家“作死杂货铺”。

于是,当你还被拖延症伤得死去活来,一帮“自律不够,花钱来凑”的年轻人已经另辟蹊径,在“作死杂货铺”这样的淘宝商家中,付费买人监督自己。监督的事情,大到早睡早起、健身减肥、画画练琴、写论文、考教资雅思、上班工作,小到抹护肤品,敷面膜。

有位作家,每写完500字,让监督员给她发一条道贺信息,鼓励自己写下去。

有位上海某高校编导专业的女生,兼职写剧本每月就有四万元左右收入。但才华横溢的背后,她在和抑郁抗争,一度休学。她来下单,要求监督按时吃药,在自己情绪不稳定陪着聊聊天。

还有一些妹子,甚至下单要求监督她们不再联系前男友。监督员会随时抽查,让妹子们提供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截图。

疫情爆发以来,作死杂货铺的订单量更是上涨了差不多一倍。店铺买家除了“当代腐烂大学生”,还有白天巡逻、晚上备战雅思的机关工作人员,在家录网课的老师,抖音上拍摄视频的博主。被宅在家里这段时间,监督和鼓励成了打败拖延症的共情和共需。

没几把刷子,你都不好意思做“监督员”

目前,“作死杂货铺”由86人监督员团队组成。店主朱河存(我们接下来管他叫“小朱”)是00后,团队成员平均年龄只有22岁,分布在中国、美国、德国、日本、泰国等地的角角落落,天天追着客户们“天道酬勤”。

有一次小朱被团队成员问,“老板你还记得我吗?”。他一脸茫然,这位成员说起几年前她爸爸妈妈在小朱店里买过监督服务,当时她才13岁,特别抵触。结果几年后,已经18岁、留学泰国的她,到店里应聘做了监督员。

店主朱河存

做监督员,每个月能赚到小几百块。但这并不是监督员们的主要动力。尤其是那些在国外留学的监督员,大多家境殷实,每月生活费就要上万。他们应聘,一来丰富自己的生活,二来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戒掉自己的拖延症。

监督员不仅要跟买家斗智斗勇,还要会做数学题,会教思维导图,辅导英语,听对方念书……十八般武艺傍身。用亲妈式的叮嘱,后妈式的监督,温柔起来柔情似水,凶起来要威慑有力,永远奋斗在赖皮与反赖皮的一线。

而购买过监督服务的卖家做出评价时,评论区简直是大型选秀现场。大家为自己心仪的监督员小哥哥小姐姐打call,并表示入股不亏。有人Pick以严厉闻名的大魔王苏苏,有人喜欢迷人又危险的汤圆,有人感叹自己的监督员就像高中班主任+女朋友……

00后店主的生意经

很少有人知道,号称治愈拖延症的“作死杂货铺”,店主小朱本身也是个重度拖延症患者。

小朱来自河南信阳。2012年,看到很多人卖手机贴膜很赚钱,他在淘宝开起了网店,取名“作死杂货铺”,花几百元进了一批手机贴膜,但因为懒得推广,一年只卖出两张。后来小朱试过卖聊天使用的表情包、葫芦娃等,都以失败告终,“作死杂货铺”慢慢闲置下来。

2015年,小朱在一个大V博主群里问群友,现在卖什么商品好,有个网友说他妹妹最近买了个奇特的服务——找人监督。小朱听完觉得有点意思,可以试试,店铺经过装修和调整后,开始售卖“监督”服务。

最初,店里设有三大服务:人工监督学习、减肥运动督促、工作计划提醒。客户下单以后,自己拟定计划发过来,小朱会按时监督,要求客户拍照或提交视频“打卡”。

商品挂出去一周,无人问津。连朱爸爸都忍不住嘲笑他:“天天正事儿不做,就动歪脑筋。你卖这个,能把开店的30块保险金赚回来吗?”

两周后,小朱终于接到第一笔订单。买家是位想减肥的女生,花12元买了3天服务,要求监督3天里不吃饭只喝水。她和小朱还做了一个有趣的约定,如果她实在想吃就让小朱骂她“死肥猪”。

小朱按时提醒鼓励她,让她喝水时拍张照片发过来。3天结束后,小王瘦了几斤,还发了一个3元红包给他。这让小朱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他向老爸炫耀,瞧,钱不是赚回来了吗?

“买回被浪费的时间”

开业半年,“作死杂货铺”就成为淘宝同类店铺的销量冠军。6年来,店铺走红微博抖音等社交网络。尽管出现不少效仿者,但店铺订单一直保持快速增长。今年4月20日,“作死杂货铺”升级为皇冠,成为淘宝第一家靠卖监督服务上皇冠的店铺。订单中,有十天、半个月的短期单,也有长达3年的长期单。

还记得开头那个月入四五万的上海女生吗?小朱称,每天都会提醒她吃药,陪着聊天,在她创作时帮着找老电影剧本;后来,女生情况好转,重返学校,还交到了男朋友。

在小朱和店铺展示的案例中,有人在高考前买了9个月的监督,并成功考上211大学;有人通过监督,从140斤瘦到了110斤。

有位买家,自称是连床都不整理脸都不愿洗的肥宅,囤了上千的水乳半年都没用一点,因为懒得擦。在监督员帮助下,她终于早睡早起,生活变得井井有条起来。

还有一位父母离异的男孩,独自住在租来的房子里,准备专升本考试,每天埋头苦读14个小时,功课温习完他会找监督员聊天,聊父母离婚时的细节,聊未来的梦想。他说高数好难,自己好累。监督员给他发去消息,“种一棵树,最好的时间是10年前,其次就是现在。”

当然,也有买家给“作死杂货铺”打过差评,“根本没用,还不如机器人。”

不管怎样,从店铺6459条评论里,我们看到了一部分当代年轻人的拖延症状态:每天订个小目标,但FLAG天天倒。他们也想过上精致美好的生活,知晓了很多道理,就是迈不出那么一小步。

真正让自己迈出那一步的,其实还是那些下单的年轻人自己。

小朱说,每一个订单背后都有一个故事,有时候顾客考试通过、成功瘦身和养成一些好的习惯后回来分享,监督员们也会很有成就感。“相对于商家与顾客的关系,我们更愿意与你成为朋友。”

人们为什么愿意花钱买监督?在一位买家的评价里,或许找到一点答案:“我在这里买时间,买那些可能会被自己浪费掉的时间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